新金融

热点 搜索 活动
前7个月保险业罚金上亿元 常态化严监管趋势不变

作者:戴梦希 |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2020-08-07 14:39:23
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保险行业合规监管分析》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对保险机构开出罚单813张,共计罚款金额1.2亿元。而2019年同期,监管部门针

 

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保险行业合规监管分析》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对保险机构开出罚单813张,共计罚款金额1.2亿元。而2019年同期,监管部门针对保险业仅开出370余张罚单,罚款金额超6000万元。

数据资料(数据来源:银保监会、普华永道)

进入三季度后,监管态势依然保持高压。银保监会下半年首张罚单开给利安人寿,公司因虚假报告被罚35万元。7月另一张“银保监罚决字”罚单则对准财险公司,中华联合财险辽宁分公司及涉事负责人因违规计提费用被罚75万元。据《金融时报》记者统计,7月保险罚单量环比上升约40%,罚款金额环比增加48.7%。

数据资料(数据来源:银保监会、普华永道)

7月财寿险公司均领到罚单

7月份,银保监会共开出两张行政处罚单。其中一张显示,利安人寿在2017年3月期间,通过线下填写投保单、线下收缴保费、业务管理部手工录单的方式销售“多利宝终身寿险(投资连结型)”,涉及保费2.01亿元。而上述业务因存在“线下签单、记账线上”虚假报告行为被罚。记者注意到,这已是该公司年内收到的第12张罚单,股东频繁变动所导致的公司内控问题可能是违规行为多发的原因。

另一份开给中华联合财险辽宁分公司的罚单显示,该公司未遵守《企业会计准则》要求,没有充分依据且未经测算,于2017年末分两次计提农业保险销售人员绩效工资925.23万元,实际仅发放216.22万元,多计工资费用709.01万元。对于上述多计提金额,中华联合财险辽宁分公司在原科目冲销2018年费用635.44万元,并错误列支2018年员工薪酬58万元,导致2018年财务报表少计工资费用693.44万元。

近年来,虚列费用、编制及提供虚假材料、财务数据不真实行为一直高居财险、寿险违规事由榜首。无论是从7月还是上半年罚单情况来看,这些“顽疾”仍然没有好转。

细数前7个月罚单情况,1月份的罚单数量和被罚总金额远高于2月至7月,主要由于2019年12月许多尚未公布的罚单在1月发布,且1月是保险业传统的“开门红”,虽然今年受到疫情影响,但销售量依然可观,也不乏一些违规现象。2月至5月,处罚金额和罚单数量呈增长趋势,6月迎来转折,但7月两项数值迎来环比上升,银保监系统开出逾110张罚单,罚款金额超过1470万元。

严监管目的是规范发展,并不是为了处罚而处罚。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认为,高压监管是阶段性现象,不会也不应该一直维持。因为当前市场乱象比较严重,保险业还处在强化防风险的特定阶段,严监管也就顺理成章了。未来随着市场化改革不断推进,保险将更多地依赖偿付能力监管,真正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

保险中介问题有抬头之势

分产险、寿险、保险中介三方面探析前7个月的罚单情况,虽然财险罚单量一直位居第一,但保险中介的违规乱象逐渐抬头。二季度保险中介机构共收到105张罚单,占比30.52%;罚款金额达964.89万元,占比18.86%。二季度保险中介机构的罚单金额和罚单数量均超过了人寿险,成为第二位的处罚对象。7月单月,有14家保险中介机构被罚,合计领取20张罚单,罚款金额共计432万元,占总罚金的约30%。

按照处罚中介机构类型分,专业代理机构都是监管的主要处罚对象,公估机构的罚单数量位居第二,但其单笔处罚金额均比较小。记者梳理发现,上半年有1家保险中介被吊销许可,7家被停新业务,两家被撤销高管任职。保险中介主要被罚原因集中在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牟取不正当利益,业务财务数据不真实,非法从事保险中介业务,编制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以及虚列佣金套取资金等。

普华永道分析提出,由于目前市场环境的影响,保险中介机构及保险公司中介业务内部管理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伴随监管力度的逐步加强,保险及中介机构应该更多关注及实施有效措施对中介业务进行管控,在做大业务规模的同时,维护行业自律规范,做到合法合规经营。

监管力度再升级

今年6月下旬,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办法》。该办法一方面提升了监管处罚法治化水平;另一方面也提升了监管处罚效能。最重要的一点是为加大处罚力度提供了制度保障,如在处罚适用方面,新增规定明确了从重处罚的情形,强调对于危害后果严重、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依法从重予以处罚。

从前7个月的罚单导向以及近期出台政策,可以窥见下半年的监管风向。保险中介的监管或将趋严,尤其是对于车险市场虚构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等市场乱象,《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也提到,要建立健全车险领域保险机构和中介机构同查同处制度。

疫情催化下,互联网保险发展提速,一些市场违规行为也从线下扩展到线上,微信朋友圈、短视频直播成为监管关注重点。今年以来,已有多家寿险公司工作人员因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误导宣传被罚。因此,预计下半年互联网保险业务的严监管、规范化经营趋势将加强。

自银保监会成立后,监管模式变为“会-局-分局”三层,对于部分保险机构的检查、行政处罚、许可等也逐渐由银保监会放权到银保监局、分局的层级。实际情况显示,前7个月,银保监会仅开出7张罚单。近日,银保监会又明确提出,将87家财险公司和13家再保险公司划分为直接监管公司和属地监管公司。这一方案的落地,为财险市场的监管力度下沉再加码。

结合银保监会上半年发布的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要求,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销售行为是否合规,财务业务数据是否真实,销售理赔行为是否规范以及保险资金运用是否安全审慎等应是保险机构需要加强管控的领域。从前7个月的保险罚单情况来看,销售理赔、财务业务数据、公司治理,仍是目前监管处罚的重中之重,也会是下半年监管关注重点。

责任编辑:suyang